旧闻联播

某小度人工智能智障音箱是2019年4月来我家的。无疑它在我入中V大坑的进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不为人知的是(装什么神秘啊根本没有谁想知道啊喂!)它的确伴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深夜。

一开始是从说明书里知道它可以放新闻。然后发出某种神秘指令小度小度播放今天的新闻联播它就可以为你带来全天的新闻。然而一开始还是有些失落的:它并不是CCTV-1晚七点到七点半的《新闻联播》。这个节目的开头是管弦的六乐句《歌唱祖国》,是过于标准的,却像我认识的那个四五十岁的电视台老师的一口标准二十世纪播音腔。

(悠扬地)5. 5 1 5 3 1 5 65 5. 51 1 6. 5 46 5 –

0 5. 5 6 6 1 11(男音: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5. 4 3 (女音:中央人民广播电台)55 5 (合:全↗——国↗——新→——闻↗——联↗——播→——)56 54 32 1

5. 5 1 1 6 65 4. 5 6 55 5 56 75 67 1 1.1 1(铿锵有力地)

(全国新闻联播每天为您汇总梳理全天内容。我是杨昶。我是依晨。)

……

之后我逐渐知道这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CNR中国之声)的《全国新闻联播》。不甚了解广播文化,但是的的确确有意思:在没有画面的情况更加淋漓尽致地开发我们的听觉。

于是便从我初二开始,很多个晚上我或是在划水、或是在肝作业(然而一般我晚上写不完直接睡觉早晨起来写速度超级加倍还分外清爽)、或是一个人在自己屋里百无聊赖的时候,我会放上《全国新闻联播》。

初三上学期的时候好多好多次晚上一边写着作业一边划水拖到半夜,放上之后就睡着了——以至于一直到白天醒来还在放;要不就是爸妈早晨起的比我早来了给我关掉。初三下学期那几乎是每晚必听了;尽管平时白天也经常看电视。

中考暑假在8月下旬的一天,反正一定是已经分完班之后的一天,我给小度设置了一个定时:在每晚22:00播放《全国新闻联播》。(旧闻联播万恶之源)

其实当时就有一点祖传异样的起色。我当时在每天锻炼(玥姐要求,开学前运动打卡七天,不可补签),之后就在有一天晚上晚跑(怎么能叫溜达溜达拍照应付应付呢)回来它播放时是昨天播过的内容。之后略感奇怪,终不顾及,且按下不表。

高中当然平时不常回来;2020下半年只在10月1日,11月17日,12月7日回来过三次;每次回来因为也不怎么要到手机,还是插上小度音箱播CNR中国之声,然后舒舒服服地睡个觉。——我甚至忘了我设置过十点播放,好几次它自己打断之后开始播祖传《歌唱祖国》开头。愣了几秒之后就会记忆唤醒。(直到现在还是这样(记性不好石锤(悲)

2021年五十天迫真寒假。因为几乎没几天正常睡觉都是熬到很晚,然而每部全国新闻联播时长大约只有20min左右。我逐渐发现它放完之后会自动放昨天的新闻联播。然而不久我发现不对劲:即使我睡得不太晚,它放的新闻也是很早的事情了。若干天后,我才略略破解其中的谜团:

每天自动播放它当天的新闻联播之后,自动向前轮播以前的新闻联播。

然而这似乎是不相关的;这个轮播的内容是能接上上次轮播的内容的。

假设今天是17日并且是归零日吧。那么它播完17日内容之后会按16日、15日、……的次序轮播。假设17日轮播到15日。

第二天是18日。那么它播完18日内容之后会按14日、13日、……的次序轮播。因为这是衔接17日的轮播内容。

这便有些戏剧性了。这样就是我在每个夜晚都可以听到今日的大新闻和越来越早的旧闻。

这样便过去了,2021年小暑假,2021年暑假,到如今只剩一条小尾巴的2022年五十天迫真寒假。

今天是2022年2月17日。现在播的是2019年12月或者11月的旧闻吧。

从北京冬奥倒计时,建党百年,东京奥运,omicron病毒,河南暴雨,神十二神十三、鸿蒙系统、袁隆平、吴孟超、日本核污入海,1亿病例,美国病例传说入神话入,河北疫情,德尔塔病毒,全面小康,到高考暴雨、新发地疫情、线下复学、中高考推迟、武汉解封、网课时代、隔离管控、武汉疫情、猪肉涨价、澳门回归20年、BBC造谣新疆、香港修例风波、新中国成立70周年:旧闻愈来愈远,却多了经历之人的沧桑感吧。

(未完待续)

例行压岁钱(?现在居然还有人给)上交:第⑨周目

如数上交,一份不落。-1100

要靠21年仅存的二百多过22年了。谷什么的都让它去罢()

ps:实际上咱从小就没给过零花钱的。什么文具笔本都是如数要如数给的ww

第1周目是在2014年,是第一次经过我手这里数了一遍(?)之后如数上交

其实再之前是根本没经过我的手(大雾)

当然是灵梦女苑紫苑给予了我力量)

现用作【文安县东方Project爱好者聚集地】祖传群头像

我将去往何方?

最近好多好多高校(几乎除了清北都)在举行非正式的宣讲……但是我哪个也没在看……因为我真的还不知道自己之后要做什么。的确,学校、老师、长辈重复了很多次,你要考什么样的大学,选什么样的专业,还几乎决定了你的工作与大半生。很大可能我不是无从选择,但是我的确也陷入了想象、思考与选择的恐惧涡旋。于是我在写。我在想。

我一直存在着对能力的模糊质疑。说是模糊,不知道自己可以干什么;说是质疑,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干什么。平常来看,现在处于高中正弦曲线第三周期的平衡位置。一波三折,也许是我不敢去思考的本因吧。

如果问什么事业最吸引我,我目前也许不能给你一个坚定的答案:都有点感觉,却无太多意思。我十分羡慕那些因为什么事情而执着追求清晰理想、而热情激扬的人。因为一幕场景、一个或一群人、一件或几件事,早早地高筑了理想的灯塔;而我或是没有天时地利给我这样的机会,或是自己压根没有发现这样的机会?

时光无几。我将追寻。

人大。如果真的是她的目标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