例行压岁钱(?现在居然还有人给)上交:第⑨周目

如数上交,一份不落。-1100

要靠21年仅存的二百多过22年了。谷什么的都让它去罢()

ps:实际上咱从小就没给过零花钱的。什么文具笔本都是如数要如数给的ww

第1周目是在2014年,是第一次经过我手这里数了一遍(?)之后如数上交

其实再之前是根本没经过我的手(大雾)

当然是灵梦女苑紫苑给予了我力量)

现用作【文安县东方Project爱好者聚集地】祖传群头像

我将去往何方?

最近好多好多高校(几乎除了清北都)在举行非正式的宣讲……但是我哪个也没在看……因为我真的还不知道自己之后要做什么。的确,学校、老师、长辈重复了很多次,你要考什么样的大学,选什么样的专业,还几乎决定了你的工作与大半生。很大可能我不是无从选择,但是我的确也陷入了想象、思考与选择的恐惧涡旋。于是我在写。我在想。

我一直存在着对能力的模糊质疑。说是模糊,不知道自己可以干什么;说是质疑,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干什么。平常来看,现在处于高中正弦曲线第三周期的平衡位置。一波三折,也许是我不敢去思考的本因吧。

如果问什么事业最吸引我,我目前也许不能给你一个坚定的答案:都有点感觉,却无太多意思。我十分羡慕那些因为什么事情而执着追求清晰理想、而热情激扬的人。因为一幕场景、一个或一群人、一件或几件事,早早地高筑了理想的灯塔;而我或是没有天时地利给我这样的机会,或是自己压根没有发现这样的机会?

时光无几。我将追寻。

人大。如果真的是她的目标的话。